鲁网网评脱贫攻坚那一抹“最亮底色”

【地评线】鲁网网评:脱贫攻坚那一抹“最亮底色”

红是幸福的底色,红是美好的希冀。在脱贫攻坚战场上,每一名共产党员都是一面旗帜、一名攻坚战士,“党员红”永远是那一抹“最亮底色”,他们怀着对党的忠诚之心、对人民的责任之心,在战贫中争做“主心骨”、甘为“引路人”,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坚强后盾和政治保证。

“最亮底色”源于党员干部常念“紧箍咒”的“狠劲”,于严守纪律中传承“红色基因”。遵守党的纪律是共产党人的天职,任何情况下都不搞特殊。广大党员干部扎根在脱贫一线,直面基层群众,同样需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以严的要求、严的标准,永葆共产党员“红”的底色,筑牢脱贫攻坚“纪律线”。要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务必确保帮扶到户到人,保证各项政策精准落实到扶贫对象身上;要严令禁止庸懒浮拖、工作不实,以铁的纪律和过硬作风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要以“零容忍”态度加大对扶贫领域腐败的打击力度,以强力问责强化“不敢腐”的氛围。要常给党员干部念“紧箍咒”,在秉公用权中传承好为政清廉的“红色基因”,方能保障中央扶贫攻坚各项政策精准落地、精准实施,确保高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战。

有这样一群人,在脱贫攻坚的“前线”,他们挺身而出;在扶贫富农的“后方”,他们倾尽全力。他们把政治过硬和敢打硬仗作为优良作风,引领着战无不胜的中国精神,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诠释得淋漓尽致。他们分兵作战于广袤的中华大地,却有着共同的名字——共产党员。红是幸福的底色,红是美好的希冀。在脱贫攻坚战场上,每一名共产党员都是一面旗帜、一名攻坚战士,“党员红”永远是那一抹“最亮底色”,他们怀着对党的忠诚之心、对人民的责任之心,在战贫中争做“主心骨”、甘为“引路人”,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坚强后盾和政治保证。

喊出“敢为天津赢天下“的口号,从中甲级别的平民球队到中超新贵再到亚冠中成为中国球队的代表,金元之下他们的崛起速度令人惊叹。在当时的金元浪潮下,疯狂砸钱的中超俱乐部不少,但是像权健这样迅速见效的并不算多。

有消息称,彼时天津天海虽然十分艰难,但在俱乐部账面上,还有着权健集团留下的资金。在托管状态下,俱乐部也正是靠着这个惯性续了命。

“最亮底色”源于党员干部善啃“硬骨头”的“韧劲”,于攻城拔寨中注入“红色力量”。英勇善战、敢打必胜是我党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形成的优良革命传统,具有战胜敌人而不被敌人所屈服的精神特质。脱贫攻坚已经进入“攻坚拔寨”的冲刺阶段,党员干部同样需坚定必胜信念,以顽强的定力与毅力,咬定目标、一鼓作气,坚决攻克深度贫困堡垒,实现党对人民的庄严承诺。要盯靶心拉满弓,以务实举措破局,以实干点燃一线脱贫战斗热情;要寻优势找突破,立足实际找到“下嘴”突破口,“以点带面”最大程度整合脱贫优势资源;要划重点增效益,积极探索脱贫新举措,以“最大公约数”有效加快脱贫步伐。“慎终如始,则无败事。”党员干部要使出“啃硬骨头”的韧劲、鼓足“攻城拔寨”的决心,以源源不断的“红色力量”攻克脱贫攻坚重重关卡。

“我怕球员不喜欢钱。”

后来,权健接手,集团董事长束昱辉也有过相似的表述。从当时在转会市场豪掷千金的表现来看,这位一手打造“保健帝国”的老总,确实想在中国足坛“砸”出一番成就。

除此之外,几家中甲、中乙俱乐部也收到了上交递补材料的通知。一旦天海递交不了材料,他们就将让位于其他俱乐部。更有报道称,天海曾遭遇举报,导致迟迟无法通过准入。

在那之后,权健又一口气买下帕托,王永珀、杨善平、王晓龙、糜昊伦和权敬原。作为升班马的天津权健又一鼓作气拿下中超第三获得亚冠资格,在转年的亚冠中更是冲进八强。

3月5日,天津天海发布公告,寻求零元转让球队。球队的非正常状态也引来了中国足协的关注,要求天海队上交准入材料。

由于不符合中国足协的职业俱乐部转让规定,万通集团改为以赞助形式入主天海,此后又传出所谓的天津市体育局和市足协为天海做担保的消息,天海留守中超舞台的希望大增。

靠着法比亚诺、贾德森、格乌瓦尼奥组成的巴西三叉戟,以及国脚赵旭日、张鹭、孙可,留洋归来的张修维、刘奕鸣等球员组成的豪华国内班底,球队如愿在权健介入的第一年就完成冲超任务,中途接手球队的卡纳瓦罗也就此打响了重返中国赛场的正名之战。

李玮锋发长文深情告别

天津天海寻求0元转让的公告。

在3月12日递交材料的最后节点上,天津天海奇迹般完成压哨转让,惊险“续命”。不过,随后的剧情还是绕不过一波三折的“故事主线”。

一同止步的,还有天津天海“百年俱乐部”的梦想。年仅14岁的球队,在一场轰轰烈烈之后,就这样无奈而平淡地,唏嘘落幕。(作者 卞立群)

以这种极端方式求生,终究是解得了近渴,解不了远忧。

这支球队迅猛的向上势头,让外界一度认为他们极有可能复制恒大的成功之路,束昱辉也能在中国足坛建立起自己的“帝国”。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权健当时之所以入主天津松江,也正是源于赞助天津泰达时不满于球队管理权,如此的另类接力与命运轮回,倒是给这幕大戏画上了一个愈发尴尬的结局。

四年前,天津天海在前投资商权健集团的重金打造之下,自中甲联赛扬帆起航。被权健收购前,球队名为天津松江,算是中甲的平民球队。近期在微博上十分活跃的中国足坛名宿郝海东,担任过球队总经理,还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出过建造百年俱乐部的设想。

外加帕托、此前回归欧洲足坛的维特塞尔、莫德斯特……一套豪华阵容,顷刻间分崩离析。靠着廖力生、姚均晟等大量租借球员,天津天海艰难撑过2019赛季,力压投入重金的“升班马”深圳佳兆业惊险保级。

天津天海球员寻求自救,宣布自愿0工资出战新赛季中超。

“天堂到地狱”,是天津天海这几年的真实写照。

天津天海股权转让公告

2018赛季末,权健又重金引进韩国名帅崔康熙,寄希望于这位全北教父能够带领球队在中国开启一段全新的王朝。

不过,惯性终究有用尽之时,幸存下来的天津天海没有了投资商输血,而俱乐部自身“造血”能力又十分有限。

在轰轰烈烈之下,一切就这么出乎意料的戛然而止了。

2018年年末,权健事发,束昱辉与他的“保健帝国”一同倒塌。受此影响的天津权健俱乐部随即“去权健化”,被天津体育局托管,并更名为天津天海。队内张修维、刘奕鸣两位年轻国脚转投广州恒大,赵旭日、杨善平随着还未施展拳脚的名帅崔康熙加盟大连队。

“过去我都不想赚钱了,因为没地方花,是足球给了我做事的动力。”

初入足球圈的束昱辉金句频出。在他的大手挥动下,比利时球星维特赛尔以1.31亿人民币天价加盟,并享受着世界足坛范围内堪称顶级的待遇。

可在这之后,天海面临的形势又一次大转向,有消息称,天海俱乐部与赞助商万通就球队管理权方面产生巨大分歧,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在严重的生存危机下,天津天海选择“断臂”求生。冬季转会窗口中,天津天海在没有引援的情况下一口气卖掉吴伟、裴帅、郑达伦等实力派球员,一线队只剩下17名球员,外援也只剩下2人。

死亡固然只是在一瞬间,但唏嘘的是,从呼和浩特时期到天津松江,再到天津权健和如今的天津天海,昔日老板口中要打造的“百年俱乐部”竟然是如此脆弱不堪。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最后的“死因”,与曾经权健入主的动因,宛若命运轮回。

“最亮底色”源于党员干部争当“排头兵”的“闯劲”,于冲锋在前中扛起“红色旗帜”。在大战大考最严峻的时刻,冲在最前面、站在最险处的,一定是共产党员。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经过革命、建设和改革各个历史时期的锤炼和考验,形成的永不褪色的光荣传统。党员干部是脱贫攻坚的主力军、群众致富的“引路人”,更要思想上先人一步、行动上先干一步,时刻走在前、作表率。党员干部每到一处就是一个攻坚“战位”、一面红色旗帜,要做宣传员,积极落实扶贫政策;要做参谋员,深入开展实地调查;要做战斗员,精准施策拔掉穷根。要以饱满的精神和昂扬的斗志冲在战贫第一线,做到关键环节有党员顶着、关键时刻有党员扛着、关键步骤有党员领着,让全体党员扛旗攻坚冲锋在前,发挥好“排头兵”的先锋模范作用。

但现实往往不囿于设定的蓝图,哪怕这个计划来自于颇具“传奇色彩”的“医学巨头”束昱辉。

更五味杂陈的,是对于未来无限迷茫的天海球员们。在俱乐部退出潮、各队削减开支的大背景下,他们中的绝大部分球员将面临失业的窘境,无数的足球梦想或许也会就此止步。

天海球员更是发布0工资战新赛季中超的公开信。附上的23个红手印,也记录着这支球队濒死之时的呼救。不过,规则之下,这份情怀终究是行不通的。李玮锋的长文告别,标志着天海已经走到了命运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