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测评工商银行・四川“月增鑫”净值型人民币理财产品(个人客户)

辨险识财APP――是人民银行备案信用服务机构联合征信旗下金融机构理财产品测评平台。依托集团二十年的管理经验和风险测评技术,联合征信针对各类理财产品风险特征构建了合理的风险评价模型。辨险识财APP可以根据不同产品的特点进行不同层次的风险揭示,有效帮助投资人识别与度量产品风险。其理财测评报告涵盖10大维度、近70项测评指标,倾力打造专属理财产品的“健康体检报告”。打开辩险识财APP,阅读体验更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合作供稿方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翁佳浩疫情期间执勤。椒江区委宣传部供图

我是军人,就应该冲在最前面

他没有一丝犹豫,逆着波涛快速游向遇险儿童

当天接到报警后,当地海警、渔政等部门迅速赶赴现场,前后7艘搜救船不间断搜寻。6月28日傍晚,翁佳浩被找到时,已没有了生命体征。

“如果我体力再好一点,如果我把他的手抓得再紧一些……”事发后,翁佳浩的同事梁源程悲痛地一遍遍地假设,当天的事还历历在目。

“我们朝夕相处,他总是脏活累活抢着干,危险的任务冲锋在前。虽然退伍了,但军人的职责早就熔铸在他骨血里。他去救人,我一点也不惊讶。可他才22岁啊……”陈文贵说。

今年疫情期间,翁佳浩又一次主动请缨,申请参加抗疫值班,并主动要求值夜班。“他说自己是军人,这个时候就应该冲在最前面,我们也只好由他了。”翁佳浩的父亲翁于荣说。

“我们夸他时,他还会脸红,笑着说自己身体好,扛得住风。”后高桥村网格员金婉贞遗憾当初没给他多拍几张照片。

这是一片自由海滩,景色很好。“我们下海没游几分钟,就听到岸边有女子高声呼救。”梁源程说。

翁佳浩家二楼卧室的柜子上,用玻璃压着他从小到大的照片,戴着红领巾稚嫩的“小萝卜头”,穿着军装英姿飒爽的青年……75岁的奶奶孙阿香抚摸着照片,偶尔传出几声压抑的哭声。

如今,懂事、腼腆、善良,会义无反顾地帮助别人的翁佳浩走了,留下伤心欲绝的亲人,也留下无尽的伤怀。

翁佳浩从小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感情格外亲厚。大伯母沈秀琴至今不相信翁佳浩已经离开了,“就在前不久的端午节,我还收到他发来的节日祝福。”

他们循声望去,只见一名小男孩套着游泳圈,被海浪越推越远,离开岸边已经有三四十米远了。翁佳浩迅速调转方向,逆着波涛以最快的速度向遇险儿童靠近。

“他从小就乖,很少让他爷爷奶奶操心。”在邻居张光东眼中,父母常年在外经商,让这个孩子比同龄人更成熟。

“我们村不是防疫‘重点村’,没有火线入党的名额,就把佳浩列为先进入党积极分子进行考察。本来下半年他就能成为预备党员了。”杨德顺掩面叹息。

得知翁佳浩失联,他曾经服役过的部队副班长陈文贵和几位战友马不停蹄地赶赴深圳,在海岸线上共同搜寻,可惜奇迹并未出现。

“佳浩这孩子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腼腆,话不多,却十分懂事有礼貌,从来没听说他跟谁吵架。”提到翁佳浩,杨德顺红着眼眶翻出一张合影念叨,“2017年9月,还是我送他去参军的。”

梁源程和同伴试图抓住翁佳浩的手臂,可在汹涌的海浪前面,他们体力很快消耗殆尽。“我碰到了他,但没抓牢,海浪一度将我们推到了岸边,可回潮的时候,却又把佳浩卷回了深海里。”梁源程落下泪来。

他不是党员,行为已是真正的党员

沈秀琴儿女不在身边,翁佳浩经常打电话关心她。去年9月,妹妹翁嘉蔚考上大学,翁佳浩特意请假回家,把她送进大学校园,还用自己的津贴为她买了一台新电脑。

杨德顺还记得,有几次跟翁佳浩一起值晚10时到早8时的夜班,一有车子进来,他总是抢出去做体温检测和登记。直到3月中旬,浙江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等级调整为二级,翁佳浩才结束执勤跟着父亲去往深圳。

2019年9月,翁佳浩退役回家。“回来没几天,他就主动找我要求加入夜巡队。去部队锤炼一回,精气神就是不一样,也成熟开朗很多。”杨德顺说,后高桥村本村人口1300多人,外来人口最高峰达到16000人,治安压力大。夜巡队得24小时执勤,少有年轻人要求主动加入。

今年,翁佳浩跟随父亲到深圳一家物业管理公司去进行销售锻炼。6月26日,趁着端午假期,他和梁源程等3位同事来到事发地游泳放松心情。

此后,孩子被香某和另一个下水救援的渔民带上了岸,整个救人过程持续了七八分钟。据香某描述,当时受了惊吓、全身发抖的小男孩对他说:“刚刚有个叔叔救我,突然间不见了。”等他转身去救,游出去10多米在海面上时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多么美好的青春年华,却把生留给他人,把危险留给自己。”“他不是共产党员,但他的行为已经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在后高桥村的“护村抗疫战斗临时微信群”里,一条条留言诉说着哀思。(完)

“刚开始我们还以为他游着玩,看到他一点一点把小孩子往岸边推,才意识到他去救人了,我们就游过去接应。”梁源程回忆说,在距离岸边还有10多米的时候,翁佳浩出现体力不支,遇险儿童被他拼命推到了浅水区,自己却被汹涌的潮水吞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