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取代美国成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

东盟取代美国成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2019年我国外贸突破31万亿元,民企首次超过外商投资企业,成为我国第一大外贸主体

尽管去年全球经济表现低迷,我国外贸进出口仍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

在经济运行机制和资源配置方式上,把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与市场配置资源的竞争性机制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结合起来,同样经历了长期的探索。从打破把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对立的传统,到承认社会主义经济可以引入市场调节;从承认市场调节的辅助作用,到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承认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到强调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理论和实践均证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内涵和特征是在改革和发展的长期实践中不断探索形成的。

2019年我国对外贸易呈现的特点中,出口商品以机电产品和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机电产品所占比重接近六成。此外,铁矿砂、原油、天然气、大豆等大宗商品进口量增加。这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制造业景气度回升。2019年11月份以来,我国制造业PMI(采购经理指数)连续两个月扩张,带动了部分原材料和能源产品进口增加。其中,12月份铁矿砂、铜矿砂、成品油进口量分别增加了17.2%、31.9%和10%,推高了进口规模。

二是具有独立发展国民经济的自主能力,经济保持稳健增长的同时,还具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在新中国成立初期,通过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我们奠定了较为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为推进改革开放打下了基础;在改革开放新时期,我们逐步参与经济全球化,不断提升自身抗风险能力。面对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中国经济仍保持了稳健强劲的增长势头,在全球经济低迷的背景下实现了持续稳健增长。中国应对经济危机的能力和优异表现,很大程度上源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优势,这一优势在当今世界普遍存在治理赤字、发展赤字的背景下,显得尤为突出。比如,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当许多国家汇率争相贬值时,人民币汇率仍然保持不变,为缓解亚洲金融危机作出了巨大贡献;2008年爆发国际金融危机,中国经济增长仍达到9%的水平,2009年全球经济在二战后首次出现负增长,中国仍保持了8%左右的增长率,为缓解全球经济衰退作出重要贡献;在近些年的全球GDP年增量中,中国的贡献多年保持在30%左右。

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构成了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一切社会制度的演变从根本上来说都是这一基本矛盾运动的结果。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之所以具有显著优势,是基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历史事实;之所以能够形成并需要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源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历史要求。

上述特征表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生产、分配和运行机制的有机统一,既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又同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相适应,是党和人民的伟大创造。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认识是在实践中不断发展的,以往只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所有制结构作为基本经济制度,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方式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并未明确为基本经济制度的组成部分,是作为由基本经济制度决定并以其为基础的分配制度和运行机制来对待的。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将这三方面作为有机联系的统一体,共同构成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表明我们党在理论上对这三方面制度的内在联系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具有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显著优势

在所有制方面,从打破单一的公有制,到承认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再到明确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又到强调“两个毫不动摇”,所有制结构和实现形式的改革贯穿于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实践过程,在改革开放新时期更是发生了深刻的变革。

对此,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彭波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民营企业之所以成为我国第一大外贸主体,主要原因包括贸易摩擦之下,越来越多中国企业走出去投资,布局全球。此外,中国政府“走出去”及“一带一路”等多项开放政策,助力民营企业更好地开拓全球业务以及国内生产力增长,生产要素质量提升,向外溢出等。

彭波表示,由于民营企业更有活力,发展更快,这样的结构调整将有利于中国外贸进出口规模的持续扩大,也有利于我国进出口商品结构的改善及在外贸中获得更多增加值,更好促进中国经济发展。

目前,中美经贸利好因素不断出现。1月9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应美方邀请,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将于本月13日-15日率团访问华盛顿,与美方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12月当月的外贸进出口、出口、进口规模都创下月度历史峰值。数据显示,当月进出口规模达3.01万亿元,同比增长12.7%。其中,出口达1.67万亿元,增长9%;进口达1.34万亿元,增长17.7%。

邹志武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去年从11月、12月份开始,自美进口已经有了恢复性增长,特别是12月份进口了788.3亿元,增长9.1%,其中农产品进口141亿元,增长2倍;汽车进口2.3万辆,增加1.5倍。去年12月6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根据相关企业的申请,开展了大豆、猪肉等自美采购商品加征关税的排除工作,对排除范围内的商品采取不加征反制关税的措施等,12月当月,进口美国大豆、猪肉等都有了大幅度提升。

去年,肉类产品进口增长比较快,全年进口猪肉210.8万吨,增加75%;进口牛肉165.9万吨,增加59.7%。此前,海关总署官网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我国累计进口猪肉132.57万吨,同比提升43.6%,已经超过去年全年我国共进口119.3万吨猪肉的数量。

三是经济发展成果能够更大程度地转化为人民生活质量的普遍提高。以居民家庭消费结构变化为例,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占消费支出比重)60%以上即为贫困(联合国划分标准)。新中国成立初期,恩格尔系数远高于这一水平,直到改革开放初期的1978年仍高达63%。2018年城乡居民家庭平均恩格尔系数已降至27%左右,跨越贫困和温饱,进入联合国划分的富足阶段(30%以下)。在消除贫困方面,贫困发生率下降了94.4个百分点,全面小康目标即将实现。反贫困奇迹的取得和人民群众普遍的生活质量改善,体现了社会主义对实现共同富裕的本质追求。

对于外贸平稳增长的原因,邹志武分析称,首先,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从前11个月数据来看,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加了5.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2%,全年国内生产总值仍将保持较快的增长,增速明显领先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其次,我国经济整体韧性比较强,这在外贸领域也同样体现。去年有实际进出口活动的外贸企业达49.9万家;2019年民营企业也首次超过外资企业成为最大的外贸主体,其中出口占比更是超过了50%。

“我们相信,随着中美即将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不但对中国、对美国以及全世界,不论对贸易还是对今后经济的预期,都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邹志武表示。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生产、分配和运行机制的有机统一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从根本上克服了资本主义私有制与生产社会化之间的对立,在更大程度上调动了广大劳动者的积极性,克服了资本与劳动的根本对立,在体制上为有效协调微观与宏观经济目标、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创造了基础。在充分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的同时,从制度上克服了私人利益与社会长远发展目标的对立,使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具有更强劲的动力和更广阔的空间。这一制度优势具有严密而科学的理论逻辑,并在实践上切实转变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显著优势,突出表现在:

根据《决定》,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突出特征表现在:一是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这里既包括整个社会的所有制结构特征,也包括所有制的实现形式,尤其是公有制的实现形式。二是在收入分配方式上,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生产决定分配,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性质和结构决定了分配制度的性质和实现形式。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是由所有制的本质和特征规定的,也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在利益分配上的实现。三是在经济运行方式上,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有机结合起来,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种经济运行方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有制和分配制度所决定的,同时又是所有制和分配制度的一种实现方式。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党的领导和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等各方面制度的总和,是一整套紧密联系、内在协调、相互支撑的制度体制。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他各方面制度的经济基础,同时,其他各方面制度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巩固和完善又起着极大的推动作用。因此,一方面,在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的基础上,必须贯彻落实《决定》明确的以下方面的任务: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坚持按劳分配为主,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另一方面,全面贯彻《决定》所明确的13个“坚持和完善”,持续推动党的领导制度体系、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体制等各方面制度和体系的建设和完善。

民企成我国第一大外贸主体 一般贸易进出口占比近六成

猪肉进口增加75% 全年超200万吨

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必须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对美进出口降10.7% 贸易伙伴位次改变

近半年来,受非洲猪瘟等因素影响,我国猪肉价格有所上涨,增加猪肉进口量有助于缓解国内市场猪肉供应偏紧的情况,目前也已看到效果。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9年12月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数据显示,从同比看,猪肉价格上涨97%,涨幅已回落13.2个百分点。

1月14日,海关总署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达31.54万亿元,比2018年增长3.4%。其中,12月的外贸进出口、出口、进口规模都创下月度历史峰值。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我国外贸进出口结构有所调整,民营企业首次超过外商投资企业,成为我国第一大外贸主体。

其次,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本质及特征是适应我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要求,扎根中国大地,由中国的历史文化、社会性质和发展水平决定的。说到底,是适应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的要求的,是新时代经济改革发展的根本遵循。一方面,在实践上对传统计划经济体制进行了深刻而又全面的改革;另一方面,无论是在所有制上,还是在分配方式及经济运行方式上,都与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有着本质的不同。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中国人民在实践中的伟大创造,并且这种创造的合理性和进步性正在被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所证实。

2019年,我国以人民币计价的外贸进出口仍有3.4%的增速。海关总署副署长邹志武在1月14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去年我国仍然有望保持全球货物贸易第一大国的地位。

2019年,我国主要贸易伙伴位次发生变化,我国对东盟进出口4.43万亿元,增长14.1%;对美国进出口3.73万亿元,下降10.7%,东盟跃升为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彭波认为,长期来看,这是中国不断加强与东盟地区经贸合作以及中国产业升级背景下,东盟与中国的产业融合程度不断加深以及中国消费升级加强了对东盟商品吸收能力等因素综合的结果。

在分配方式上,从扭转否定按劳分配原则的错误,到以贯彻按劳分配为原则的价格体制、工资体制改革;从打破分配上的平均主义传统,到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到强调和实践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逐步实现共同富裕;从明确按劳分配为主的原则,到承认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特别是承认要素市场化基础上按要素的市场贡献参与分配的机制,收入分配的理论和实践同样是在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实现的。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扩充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从而明确了我国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生产、分配和运行机制的有机统一,具有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显著优势。深入认识《决定》关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新概括,对于更好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都有着重要意义。

实际上,去年我国外贸进出口不止总量增长,结构也有所优化。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达18.61万亿元,增长5.6%,占我国外贸总值的59%,比2018年提升1.2个百分点。

不过,关于2020年的外贸形势,邹志武坦言,当前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和风险挑战显著增多,外贸发展面临的外部环境依旧严峻复杂。“但随着国内‘六稳’政策措施继续落地见效,营商环境持续改善,市场主体活力不断增强,外贸结构不断优化,动力转换加快长期趋势没有改变,预计2020年我国外贸有望继续保持总体平稳增长态势。”

首先,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体系中每一方面制度的形成和完善,都是党领导人民在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进程中取得的。

过去的一年,我国对东盟进出口4.43万亿元,增长14.1%,对美国进出口3.73万亿元,下降10.7%。东盟取代美国,跃升为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展望2020年,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今年出口增速中枢或将回升,原因包括OECD(经合组织)综合领先指标显示全球经济或至少企稳至2020年上半年。此外,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对出口企业预期产生正面影响。而去年二三季度出口季度环比增速均显著低于历史同期均值,低基数有利于提升今年出口同比增速等。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一个有机整体,三项基本经济制度相互联系、相互支持、相互促进,是经济制度体系中具有长期性和稳定性的部分,起着规范方向的作用,对经济制度属性和经济发展方式有决定性影响。

一是实现了中国经济的长期持续高速发展,创造了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的发展奇迹。我国的GDP总量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000多亿元、改革开放初期的3000多亿元,上升至2018年的近92万亿元,从在世界经济格局中微不足道(直到1978年也只占全球GDP的1.8%)上升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0年),占全球GDP的15.8%(2018年)。人均GDP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不到100美元,上升到2018年的9000多美元,从低收入贫困状态跃升至当代上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2010年)。经济结构发生深刻变化,农业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上升,农业就业比重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80%左右(当代低收入国家农业劳动力就业比重平均水平为72%),降至2018年的26%以下;工业实现快速发展,中国已成为现阶段世界上唯一拥有联合国工业制造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部门的经济体系,工业化即将实现;第三产业迅速成长,占GDP比重和年均增长速度都已超越制造业,带动经济结构开始出现现代化进程中的“后工业化”特征。

我国仍有望成为全球货物贸易第一大国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党和人民的伟大创造

此外,稳外贸政策效应持续释放。2018年以来,我国出台了一系列稳外贸、稳外资政策措施以及规模空前的减税降费政策,有效降低了企业负担。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报告,2019年我国营商环境跨境贸易指标全球排名在2018年提升32位的基础上,再次提高了9位,升至全球第56位。

此外,2019年,民营企业首次超过外商投资企业,成为我国第一大外贸主体。邹志武介绍称,2019年有进出口实绩的民营企业达40.6万家,比2018年增加8.7%。同时,中部、西部地区民营企业进出口增速分别达28.3%和22.4%,增幅均比东部地区高。此外,民营企业对新兴市场开拓力度也不断增强,对东盟、拉美、非洲等新兴市场出口分别增长了25.6%、11.4%及15.6%。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面临一系列新的历史机遇和挑战,我们必须坚持和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实现需求管理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短期增长与长期发展、总量调控与结构调整等的有机统一,在保持经济持续增长和稳健均衡运行的同时,全面深化改革,实现稳中求进,最终实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现代化发展的实践逻辑,只有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才能在实践中不断实现上述目标,更加充分展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和强大生命力,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向前发展。